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、少女的心事
    三魂七魄,天地人三魂,喜怒哀乐惧恶欲为七魄。

     三年以来司马馨一直没有见过辛晨,直至今日探查时才发现,原来辛晨哥哥一直以来头痛的原因是魂魄丢失。

     但是按照常理,魂魄丢失轻则不省人事,重则直接人死灯灭,却又是不知辛晨是如何做到如今这般程度的了。

     当下顾不得多想,司马馨直接吩咐手下黑衣人将辛晨小心抬起,一路往自己酒店送去。

     “辛晨哥哥……你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一路上,望着辛晨那眉头紧缩的脸庞,司马馨却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一般魂魄丢失的多为小孩子,孩子的魂魄最不稳定,受到惊吓或者什么都会导致魂魄离体。

     而对付魂魄丢失,千百年来民间传下好多种办法,比如黄昏时分拿一个炒菜的铲子。把门打开,边用铲子敲打门,边反复地叫“某某,回来吧!“

     家中另一人配合应答“回来了,已经回来了!“。

     这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叫魂了。

     叫魂方法众多,一般还是需要有专人的指导为好。否则不光是找不回来想要的魂魄,还会引到一些脏东西上身。

     回到酒店,司马馨命众人将辛晨平方在床上,自己则从包裹中取出一根银针,一捆红绳和一只烛台。

     叫魂一般时间越快越好,而像辛晨这种丢魂三年,运气好一点魂魄不知道在地球上哪个地方苟延残喘。运气不好的话,估计早就被吞掉了或者被地府小鬼给勾走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 “辛晨哥哥,我一定会帮你把魂魄找回来!”

     司马馨温柔地看了一眼辛晨,接着又拿出银针,左手小拇指与大拇指掐诀,另外三指平摊。

     右手持针,轻轻一划,左手三指便缓慢地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 没有犹豫,司马馨快速地用红绳在自己手指的伤口处打出一个复杂的结,接着又将红绳另一头系在了烛台上面。

     玉手轻轻一抖,红绳便紧紧将手腕缠住,慢慢渗透到血肉之中。

     若是看得仔细些,便会发现那些红绳仿佛活过来了一般,像一条条细蛇一样贪婪的吸吮着司马馨的鲜血。

     “门主!不可!”为首一个黑衣人见状,连忙出声制止:“门主身子薄弱,这种手法必然会造成主人生命受损,不可啊!”

     司马馨看了一眼黑衣人,又将目光转向辛晨。脸上流露出一抹温柔的笑,轻声开口道:“天神一,你跟随我卜门这么久,你可知十二岁那年我是怎么熬过去的?”

     “属下知道,是诸葛先生用七星续命之法,替门主续命。”

     天神一很是疑惑,不知道为何门主会这么问。

     司马馨笑了笑,又开口:“那你一定不知道我辛晨哥哥,其实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踏入武者大宗师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!”天神一震惊,自己天赋卓越,修炼四十年有余,才将将触及门槛。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其貌不扬的男孩,居然领先了自己小半辈子!

     天才,果然就是天才啊!

     苦笑一声之后,天神一又忽然想起什么,开口问道: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一定是想问为何后来境界又退回到了准宗师?”司马馨看了一眼天神一,又问道:“辛晨哥哥十五岁那年,我几岁?”

     “门主十二岁。”天神一恭敬回答,接着身子一震,满眼不可置信。“难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嗯,没错。”说到这里,司马馨仿佛陷入了回忆,眼光也更温柔了。

     “那一年,家师为我续命。然而天兆之人的命又岂是那么容易就续的?家师所做,只不过是当了一个中介。而真正为我续命的,是我辛晨哥哥!”

     “那一年,辛晨哥哥将自己大半精血和内力传输于我,用大宗师的境界和一百二十年的生命力换我六十年寿命。”

     “也正因为如此,所以辛晨哥哥那次便跌落大宗师之境,想修炼上去更是千难万难。”

     说到这里,司马馨的语气骤然转冷,更是透露出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 “当然,若不是因此,你以为全世界谁能杀掉两个大宗师?”

     “所以,我这条命不光是家师给的,也是辛晨哥哥给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如此,这种仅仅用在亲人之间的叫魂之术,我又如何施展呢?”

     这也就是命运的奇特之处了,若不是当年那舍命相救种下的因,今天也不会有禁术叫魂的果!

     听到这里,天神一看向辛晨的目光中不止敬佩,更是带上了一抹浓浓地感激。

     前者是对于一个曾经的大宗师该有的尊敬,而后者则是对舍命救门主的感激了。

     天神一四十年前被诸葛先生捡到,取名天神一。诸葛先生视其如己出,送其进入军门学习武术和统御之术。

     后二十年又陆续捡到十一个被人遗弃的孩童,由天神一统领指导成就天神兵。

     这么多年以来,诸葛先生的仁爱之心他们都看在眼里,而他们也将司马馨看作自己的小主人。现在眼前这个男孩救了司马馨,以后哪怕是他们用命偿也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 所以,天神一没有再阻拦,只是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司马馨,轻声叮嘱道:“门主,还请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 司马馨轻轻浅浅地一笑,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将辛晨哥哥的魂魄找回来的!”

     见着血也已经流满烛台,司马馨右手在烛台上轻轻拂过,烛台竟然就直接凭空起火,显得尤其诡异。

     而火光照在司马馨的脸上,却更是苍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 也不知是因为灯光,还是因为失血过多。

     叫魂这种事情不能有很多人跟着,尤其是天神兵这种阳气旺盛的习武之人,极其容易就会冲撞到游离在外的魂魄。所以众人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姐出门,在夜空中宛如一只飘渺无助的白帆。

     “辛晨哥哥!”

     “辛晨哥哥!”

     明月之下,一个素衣女孩正苦苦寻找着自己的青梅。

     凭着那一丝血液之间的感应,司马馨朝着天空中那颗流星的方向赶去,那颗流星仿佛静止了一般,拖着长长的尾巴这么久依旧悬挂在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这么诡异的流星,居然也没有人出来围观。

     不过这也好,若是有人看到司马馨这烛台和鲜血,恐怕是更加惊悚吧。

     “辛晨哥哥!我一定会找到你!”

     少女心中暗暗下定决心,一步步缓慢而坚定地朝前走去……